海尔制研究2:组织演化史与中国企业史上的坐标(4)

海尔制(2):组织演化史与中国企业史上的坐标(四

——由输出产品到输出模式:海尔制在中国企业史上的坐标

 

文/海尔模式研究院副院长 胡国栋

 

 

海尔制——中国管理模式的道路自信

 

2017年9月,世界管理大师云集青岛分享海尔人单合一模式的研究成果。在“首届人单合一模式国际论坛”会场,通用电气家电业务(GEA)从CEO到中层、基层的代表,认真畅谈学习和贯彻海尔人单合一模式的体会。这令《互联网周刊》主编姜奇平教授十分振奋,他认为:“今天看到的是一种道路自信。它标志着管理的美式道路、日式道路,正让位给中式道路。中国管理之路,因为是中国的,因而成为世界的,这是第一次。”前文已经分析,海尔三十三年的管理创新完全具备开创与福特制(美国管理模式)、丰田制(日本管理模式)并肩并且超越它们的海尔制(中国管理模式)的潜能。但是,能否真正在文化自信的基础上(包括海尔在内的中国企业目前依然更多地依赖西方著名学者的认可来界定自身的思想价值),将道路自信与制度自信真正延续到理论自信,开创具有普适价值的中国管理理论,依然任重而道远。

 

 

海尔并购GEA——中国家电业最大海外并购

 

并购是中国企业推行国际化战略的重要选择,海尔近年来通过三起重要的海外并购完成其产业的全球布局。2011年10月,海尔并购日本三洋电器,打通东南亚市场,并于2014年实现首次盈利;2012年9月,海尔并购新西兰著名家电品牌斐雪派克,并迅速使其品牌价值提升20%,市场份额增长近50%,树立了中国—新西兰企业合作的新典范。2016年6月,海尔以55.8亿美元的价格并购通用家电业务(GEA),完成了迄今为止中国家电业最大一笔海外并购。与联想集团早在2004年就以“蛇吞象”的方式并购IBM的PC业务相比,海尔的跨国并购起步并不算早,但海尔的特色是,在并购GEA、三洋和斐雪派克过程中,不仅向海外输出产品、品牌和技术,还输出海尔制这一中国管理模式。

 

作为“世界制造工厂”,中国绝大多数企业向世界输出的是产品,差别是所输出产品的科学技术含量不同,以及贴牌代工和自主品牌的不同。财经评论人吴晓波认为,如果从企业对“外贸(流通环节)—工厂(生产环节)—技术研究(科研环节)”三个环节的不同侧重顺序来区分,中国企业大体形成“贸工技”(以联想为代表)、“工贸技”(以海尔为代表)、“技工贸”(以华为为代表)三种模式。无论哪种模式,最终都体现出向世界输出中国制造的产品。海尔三起并购后的管理整合方式表明,中国企业在输出产品的同时还有能力输出管理模式。

 

 

海尔的沙拉酱文化

 

张瑞敏以“沙拉模式”来形象地解释海尔海外并购后的整合管理。他指出,“(海尔这个盘子里)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不同‘蔬菜’,每一种蔬菜代表一种文化或者一个国家的生活方式,但‘沙拉酱’是统一的,就是人单合一。”对于日本三洋,海尔保留了三洋所延续的丰田制的团队精神,但以人单合一模式改变了团队精神的服务方向,将唯领导者至上变革为用户至上。对于新西兰斐雪派克,海尔保留了其制造工艺精良的“工匠精神”,但以人单合一模式将决策权、用人权、分配权让渡给员工,将工匠精神导向面向全球范围的用户体验。对于GEA这个有着120多年历史的美国标杆企业的家电业务,海尔尊重并保留了其“契约精神”,但以人单合一模式使契约精神植入互联网时代的非线性逻辑,以创业小微取代职能部门,使之市场活力得以充分激活。这三次并购整合,海尔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求同存异,兼容并蓄”的中国智慧发挥的淋漓尽致,在保留被并购企业优良经营资源的前提下,成功地将海尔制输出到美国、日本与新西兰等世界各地。

 

 

中国成功企业的五种成功模式

 

在蹒跚起步的初创时期,中国企业连为国外同类企业进行代工、代销的生产、贸易机会都求之不得,甚至想方设法以市场换技术,在组织管理层面更是将西方管理理论奉若圭臬,大力复制和移植西方管理模式。海尔、华为、联想、阿里巴巴、腾讯等众多中国企业,最初都是从西方取得现代管理文明的火种,最终都努力摆脱“西方文明中心论”,走上自主创新之路,充分展现了企业经营领域的中国自信与中国智慧。如,腾讯的主要业务QQ刚开始是克隆以色列人发明的ICQ,微信最初则是跟进美国的Kik,通过不断进行针对中国市场的技术应用创新,取得被模仿者遥不可及的成就;海尔也曾在技术上模仿德国,在管理上模仿通用电气。

 

笔者认为,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在宏观的制度环境之外,中国成功企业的逆势反超得益于开拓进取和持续性创新,并且大体形成了五种创新模式:其一,体制创新,中国多数大型国有企业,其经济效益得益于政策优势和改制释放的活力;其二,商业模式创新,以阿里巴巴为代表;其三,技术创新,以华为为代表;其四,产品创新,以腾讯为代表;其五,管理创新,以海尔为代表。能够成功进行这五类创新的企业是中国经济崛起的骨干力量,都会在中国经济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目前,在这五种成功模式中,无论其代表性企业的未来经济走势如何,单从理论与思想的贡献来看,只有以海尔为代表的第五种企业最具管理学理论范式创新的意蕴,覆盖从管理哲学到战略、组织、领导的几乎所有理论维度。只有海尔在管理思想史与组织演化史上具有与福特、丰田同等乃至超越的历史地位(当然不可否认国有企业、华为、阿里巴巴等企业在中国工业史和商业史上的地位,本文重点分析的是组织管理思想,更关注管理思想史上的意义)。2016年海尔并购GEA并向GE输出人单合一模式,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引领组织管理思潮的美国杰克·韦尔奇时代的结束和中国海尔制的崛起。中国企业告别企业经营的“西方文明中心论”,结束模仿、复制西方管理模式、制度和理论的时代,开始走进自主创新与引领世界的中国时代。这便是海尔制在中国企业史上的特殊地位和最重要的历史意义。

 

 

海尔制的时代意义

 

海尔制在中国企业史上还具有一些显著的时代内涵与意义。这些意义根源于中国企业目前所处的三方面阶段性时代特征:其一,中国企业目前处于互联网时代;其二,中国制造业目前处于转型升级的特殊阶段;其三,中国企业目前处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从这三个方面来看,海尔制不仅提供了大型企业集团克服大企业病实施组织变革,开启互联网时代中国企业“去科层化”的组织革命的样板,还提供了通过大型企业落实和贯彻国家双创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样板,以及在新科技革命背景下传统制造业进行互联网转型,通过“互联网+制造业”实施“中国智造”战略的样板。目前,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张瑞敏认为,“破解这个矛盾,就要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其中大企业的努力必不可少。”海尔制则成功地从企业层面对接了党与国家的这一宏大发展战略,而愈发具有时代意义。

 

 

 

 

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2017年11月,《人民日报》头版发表“用中国智慧创造美好生活——访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张瑞敏”一文。张瑞敏指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我们党迈进新时代、开启新征程、续写新篇章的政治宣言和行动指南,海尔将抓住新时代的新机遇,用根植于中华文化的人单合一模式为中国、为世界创造美好生活”。

 

海尔自主建立的工业互联网平台COSMOPlat,就是先进制造业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深度融合的典范。张瑞敏认为这种互联工厂改变了以往制造工厂单纯生产产品的功能,“过去工厂提供的是产品,满足人民的物质需要。现在我们的互联工厂提供的是用户的个性化体验,满足的是用户的物质与精神的双重需求。”也就是说,COSMOPlat为广大民众(员工与用户)提供了通过企业组织来实现美好生活的平台。2018年1月6日,海尔集团召开创新年会,张瑞敏在年会例行的战略指引环节演讲的题目是“生活X.0:定制物联网时代的美好生活”,明确将“美好生活”作为公司愿景、经营哲学与战略目标。在企业层面用中国智慧创造美好生活,是海尔制在新时代的特殊价值,进一步加深了海尔制向世界输出的时代内涵和中国元素。正如张瑞敏所指出,“人单合一模式正引领世界管理潮流,我们正在证明中国企业管理模式可以成为最好的模式”。在21世纪这个中国大有作为的新时代,海尔制已然成为中国智慧、时代精神和世界格局三者融合结晶的管理思想象征,也蕴含着系统化的中国管理理论走向世界的信心。



Copyright © 厦门创富元年科技有限公司 2019-2020 Email:55588343@qq.com 闽ICP备19001734号